首页 > 电影 > 战争片 > q2002影视院午夜

q2002影视院午夜
q2002影视院午夜正片
主演:陈宝国 钱谦 
类型:战争 
导演:詹成霖 
地区:中国大陆 
年份:2021 
介绍:1938年初,烽火不绝,家园陷落,日本侵略者军队占据湖州城,伪军与日军沆瀣一气,迫害百姓。一心教书育人,建设家乡的郎玉麟梦想化作泡影,此时共产党员黄文书和胡硕的出现,为他指明了救亡图存的道路。至此郎玉
  • 高速云播放
  • 高速云M3U8

在线播放,无需安装播放器

倒序↓顺序↑

q2002影视院午夜猜你喜欢

q2002影视院午夜相关问题

七金刚的幕后花絮

这部影片是中国有“体操王子”之称的李宁唯一一部电影,里面的武打情节很多都可以看见李宁体操的影子,空翻,单杠,跳水,飞车都由他本人出演,这部电影反响不错。不过,可能由于李宁当时经商的原因,并没有继续发展其演艺事业。幸运的是,中国可能少了一个电影明星,却多了一个民族品牌。



一部有村民请6个人或7跟人对付山贼的电影 叫什么7壮士 还是七金刚的 忘记了 最好能给个连接

"七士守南楼,两路寇倭曾被阻;三军逃夹水,四乡团队竟留名。" 这副对联,是1945年8月25日,由司徒氏四乡事业(族务)促进会发起的追悼南楼七壮士大会上悬挂的几十副挽联中的一副,一时脍炙人口,广为流传,邑人皆知。上联是表彰南楼七壮士英勇御敌、壮烈殉国的英雄事迹;下联是嘲笑伪广阳指挥部指挥官李江的部队狼狈逃窜的丑态,也是对国民党反动派的严厉谴责。事后,杀人王李江拼命追查这副挽联的作者是谁,但结果也落了空。 南楼,矗立在潭江之滨,与隔河的北楼遥遥相对,是一座古式碉楼,为钢筋水泥建筑,楼顶设有探照灯,居高临下,睨视四乡。它南临潭江之水,北扼东滘龙公路,是三埠、赤坎水陆交通要塞,形势险要,司徒氏四乡团队队部就设立于此。三埠沦陷后,敌寇屡次派汽艇从水路试探,均为我团队击退,敌人未能越雷池半步。对保四乡安宁,起着重大的作用。 1945年,抗日战争已进入反攻阶段,我广大军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开展全面反攻,华北、东北、华中广大地区,我军从各根据地广泛出击,予敌人以致命打击,形势大好。当时,日寇已深入西南,为能顺利撤退,必须打通南路干线,开辟四邑直通两阳之捷径,由新会、江门出广州,连结成一条由南路向广州撤退之交通线。 1945年7月16日,盘踞三埠之敌,分兵三路进犯赤坎镇,左路由荻海、潮境、白沙扑向赤坎;中路以汽艇溯潭江而上直犯赤坎;右路经波罗、楼冈、塘口迂回围攻赤坎。司徒氏四乡自卫队据守南楼、北楼抗击沿潭江进犯之敌。敌人占领龙溪里,以机枪扫射牵制北楼,以汽艇3艘从水上猛袭南楼。我南楼团队,在楼顶架起白朗林轻机枪,狠狠地反击来犯之敌,击毙敌人10多人,迫使敌军后退。水路受阻,敌不甘心,改从陆路进攻,他们在龙滚冲登陆,妄图以龙滚村外的低蓢田为掩护,向南楼摸来。我团队居高临下,一目了然,便暗作准备,待敌到达有效射程,以机枪猛烈向敌人扫射,打得敌人狼狈逃窜。敌受重创,龟缩回龙滚冲。经我团队顽强战斗,敌军屡犯均不得逞。 当敌军三路进犯赤坎的清早,伪广阳指挥部反共反人民的杀人王李江,风闻敌军来犯,吓破了胆,惊惶地从赤坎的司令部率领他的部队,夹着尾巴,向夹水逃亡。致使敌军左、右两路直陷赤坎。当时,台、开两县,已全面为日军控制,司徒氏团队据守之南楼、北楼,处于四面受敌,形成被包围之势,岌岌可危。 北楼为司徒增带领团队固守,由于敌我力量悬殊,又无援军,乃自行撤退。固守南楼的团队,仍坚持与敌军战斗。 敌军为了打通三埠之水上交通线,必须攻占南楼,扫除障碍。17日晚上,天下着雨,乌云密布,伸手不见五指。十时许,敌趁风雨天黑,以汽艇沿江扰我,又派队从陆上偷袭。勇士们在楼顶架设轻机枪,设哨岗,同时在楼外陆路东、西、北三面放出哨兵,严密监视敌人动态。趁着天色漆黑,敌人从陆路向南楼包围而来,当时正在放哨的有司徒承亨、司徒庭长被敌兵捅了7剑,身受重伤(后来治好),敌人乘机向南楼包围。我团队鉴于敌众我寡,决定突围,除突围者外,其余乃关上楼下铁门,决意凭楼坚守,以待时机。 凭楼坚守的七壮士是:司徒煦:34岁,副队长,树溪东华坊人。司徒旋:21岁,宣传员兼书记,塘边南闸人。司徒遇:30岁,班长兼机枪手,腾蛟里人。司徒昌:38岁,上士兼情报员,塘边人。司徒耀:24岁,上士兼机枪手,旋溪里人。司徒浓:28岁,机枪手,天然里人。司徒丙:18岁,队员,夏岚里人。 七壮士退入南楼后,下定决心,誓死坚守。当时楼内只有粮食20多斤,食水短缺,弹药也有限,但丝毫没有动摇他们坚守的决心。他们斗志旺盛,在墙壁上写下了血书,誓与碉楼共存亡,没有水,就用东西装天水饮,火柴用尽,就用棉絮搓成棉条引留火种。他们坚守八天,给敌人以重创。战斗到弹尽粮绝之时,乃将枪支砸烂,不留给敌人。破釜沉舟,正气凛然可敬。敌人多天疯狂进攻,未能得逞,而且伤亡惨重,因而老羞成怒,兽性大作,乃先后在南楼对岸高咀村大冲口及南楼的西面天然里架起大炮数门,向南楼轰击,企图摧毁南楼。一时炮声隆隆,黑烟弥漫,将坚固之楼墙铁窗打破,穿成大洞,炮弹在楼内爆炸。灭绝人性之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竟然违反国际公法施放毒气弹,毒气漫延全楼,我英勇顽强之七壮士,因中毒气,猝然昏厥,遂落敌手。 敌人攻破南楼,将七壮士解至赤坎下埠司徒氏通俗图书馆(敌军大本营),敌人杀害七壮士之后,曾肢解示众,妄图恐吓乡民,但民众不为所动,反而更加愤恨日军。后来,敌人将七壮士尸体抛入潭江,尸体流到天然里附近,为乡民捞起,除司徒煦烈士不知去向之外,其余六烈士俱妥为安葬。南楼七壮士壮烈殉国的事迹,声传遐迩,大大地激发人民群众爱国爱乡之情和对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暴行的无比愤慨。1945年8月15日,日本侵略者宣布无条件投降。在八年抗战的艰苦岁月里,广大人民群众饱受煎熬。当敌寇压境时,群众携男带女,颠沛流离,历尽人间辛酸,一旦抗战胜利,广大群众无不欢欣鼓舞,共享胜利之喜悦。在欢庆胜利声中,南楼七壮士可歌可泣的壮烈行为,更为广大群众所崇敬。 8月25日,由司徒氏四乡事业(族务)促进会同仁发起,在开平一中广场,召开大规模的追悼会,到会群众及各界人士共约3万余人,怀着崇敬的心情默首致哀,慷慨发言,挽联数不胜数,极尽哀荣。会后,乡民将七壮士灵位安放在腾蛟三灵宫古庙,并将该古庙改为"七烈祠",永留纪念。 南楼七壮士保国卫乡、英勇牺牲的精神永垂不朽!

友情链接